创客在线 首页 大家谈 查看内容

21世纪经济报道:STEAM教育的上海实践: 虽有政策“东风”,依然“水土不服”

2017-12-19 16: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 评论: 0

摘要: 虽然有了政策的东风,但在实践中,国内的STEAM教育仍面临“水土不服”的困境。多位受访者表示,观念上的滞后是目前推广STEAM教育的主要障碍之一。 人工智能和信息化的驱动催生了人才需求的变化,培育创新型科技人 ...
       虽然有了政策的东风,但在实践中,国内的STEAM教育仍面临“水土不服”的困境。多位受访者表示,观念上的滞后是目前推广STEAM教育的主要障碍之一。

        人工智能和信息化的驱动催生了人才需求的变化,培育创新型科技人才成为现阶段各国抢占竞争高地的关键。

       国务院印发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明确提出,要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培养复合型人才。而号称“K12教育最后金矿”的STEAM教育,作为培养复合型人才的良方,正在成为教育界的新宠。

  在这股浪潮下,许多学校实践起STEAM(或STEM)教育模式,一大批公司与机构也开始跑马圈地。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了上海公办的世博家园实验小学以及民办的闵行万科双语学校,并采访了蘑菇云、清华创客空间等创客教育企业了解到,STEAM教育已经迎来爆发期。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教育创新研究院院长刘坚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STEAM教育强调解决问题与任务驱动,它的核心作用在于培养学生面向未来社会解决现实生活复杂问题的高层次能力,是对传统学科中心教育的重大挑战。

    但正如多位受访人士所说,国内STEAM教育尚处于浅水区,仍面临着课程体系不完善、跨学科师资匮乏、评价体系不配套等现实难题。

    学校:

    激发学生的兴趣和能力

    从世博家园实验小学到闵行万科双语学校,从公办到民办,从小学到中学,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走访中发现,STEAM教育(或STEM)已经在上海众多学校的多个年级大范围铺开。

    在闵行万科双语学校,记者看到四六至九年级的教室门口都摆满了各式各样创意奇特的STEAM课程手工作品,有地震检测装置、助残设备等,孩子们的创意五花八门。

    “其实四年前我们开始做的时候就叫科学课,后来STEAM的概念引入中国才改的这个名,我们并没有多么高大上的想法,就是希望发挥孩子们想象力,鼓励他们创新。”该校的STEAM课程学科负责人陈琰彦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个课程目前主要覆盖该校初中四个年级,未来可能打算在小学阶段推开。

    在这里,真正的STEAM课程已有两年经验。但对一些家长和学生而言,这还是个新鲜的词汇。从字面上,STEAM 概念起源于美国,指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艺术(Art)和数学(Math)的融合式教育,有些学校还没有把艺术纳入,因此又称“STEM”教育。

    比如上海世博家园实验小学,就是在两年前开始实践STEM教育,也是国内较早开始的公办学校之一。

    世博家园实验小学校长冯征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2015年起该校与史坦默国际科学教育研究中心合作,以学校的网球特色作为突破,形成了4个STEM+课程并在二至五年级开展实施,每周一次,每次两节课连上。

    学校将网球与运动鞋设计、雨量器制作、道路设计、肺活量测试计制作融合在一起,综合了物理、气象、人体等多方面的知识,“这个课程融入了多个学科的知识,对提升学生的创新能力非常有用,学生也很喜欢。”冯征峥说。

    这也是家长们非常看重的,“孩子从两年前开始接触STEAM课程,每次有什么主题他都会回来跟我分享,也会主动提出要求去看什么书或者查什么资料,这种劲头非常好。”世博家园实验小学的一位家长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陈琰彦也表示,希望通过STEAM课程能够让学生更好地理解不同的知识点,拉近学习与生活的距离,激发他们的兴趣和能力。比如在他们设计的帮助残疾人项目中,她让学生通过综合三十至五十年后中国人口的性别比例、身体状况等信息后设计出不同的产品,初步体验“商业运行”的模式。

    目前该校STEAM课程主要分两种类型: 第一种是和平常的科学课融合在一起,在上课时会花一点时间做些小实验;另一种是开放式选修课,主题都是项目式的,一学期大概就二至三个项目,每个项目耗时四堂课左右。

    “因为需要准备很多东西,要设计很多内容,非常复杂。”陈指出。

    在课程成果评价上,STEAM课程不同于传统的考试方式,但公办、民办的评价方式也有明显差别。

    以闵行万科为例,每位同学都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和兴趣轮流担任小组项目的承包人,最终参与小组项目的答辩,并且这部分项目的考评成绩在学生总成绩中会占有20%的比重。

    但对公办学校而言,STEAM课程的打分主要纳入的是拓展性课程的成绩。从这个意义来说,就像刘坚教授所说,STEAM教育在本质上并不是绝对的新事物,我国很早就开始提倡课外实践活动,强调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和动手实践能力。

    但是从完全意义上的跨学科整合而言,STEAM又是一个“舶来品”,“无论是公办或者民办学校都应基于教学发展规律、社会变革对人才素养的需求在这方面进行积极的实践,而非停留在‘应景式’的探索。”

    公司:“野蛮生长”

    在国内,STEAM教育往往以创客教育的形式为载体。近年来,许多企业都纷纷地加入到STEAM教育的行列中,主打“创客教育”。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这些公司的课程主要分为面向学校和机构的to B模式与直接面向青少年的to C模式。

    上海作为STEAM教育的领跑地区之一,在硬件技术、教育功能以及渠道运营等环节都出现了一些初具规模的公司与机构,比如DFROBOT旗下的蘑菇云创客教育、未来伙伴机器人(19.460, 0.07, 0.36%)旗下的能力风暴等,分别亮相过在上海召开的第18届、第19届中国国际工业博览会。

    蘑菇云创客教育团队从2014年开始深耕教育领域,已经在全国34个省市开展了140场教师培训,惠及2500多所学校的师生,并协助一些创客教育专家出版了数十本从小学到高中的全年级教材。

    能力风暴在产品技术上已取得了600多项专利技术。目前,全球已有50个国家和地区的40000多所中小学和培训机构、1000多所大学、1200多个学校教育机器人实验室、300多家教育机器人活动中心以能力风暴教育机器人为平台进行教学、竞赛以及科技活动。

    除此之外,世界教育机器人大赛(WER)所有赛事均指定未来伙伴旗下教育机器人品牌能力风暴为唯一比赛平台。

    在北京,造万物科技旗下的每颗豆、青橙创客、寓乐湾等也在业内产生了不小影响。造万物科技不仅为大学生提供创客活动的平台,也在研发针对中小学生的课程及教具,并通过夏令营、工作坊等形式推进STEAM教育。“目前这个阶段会对教学的平台工具投入比较多的研发。”北京造万物科技有限公司CEO、清华创客空间创始人毕滢说。

    主打创客教育的公司,正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据中泰证券研究所统计,国内仅主打机器人教育的机构就有7000多家、400多个品牌。

    正如受访的这些老师和专家一致表示,目前国内主流的STEAM教育还是以机器人教育、编程教育、以及3D打印为主。

    在刘坚教授看来,这种情况的出现在于目前国内驱动STEAM教育的多是市场行为。“指向到机器人、3D打印不能说是误导,但是影响推广,因为它有一个高门槛,必须要有3D打印机,必须要有一个豪华的实验室,这件事和STEAM教育本身是相违背的。”

    浙江大学教育学院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副所长肖龙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STEAM教育强调的是知识的整合与联系,重要的是在课堂教学中改革,同时在做STEAM教育时也不能忽视传统教育的成功经验。或者就像冯征峥和陈琰彦所说,这种教育的目的是全民科普,让每个学生都受益。

    毕滢则指出,随着整个市场认知程度的提高,逐渐还是会淘汰掉一部分,留下质量比较好的一部分。

    现状:仍然“水土不服”

     从学校到公司,都在强调合适的老师难求。

     “仅仅通过向老师提供教具和照本宣科的教学方式是触及不到核心的。但现实是,懂得工程、科学、编程等各方面知识的教师资源非常稀缺。”蘑菇云创客教育联合创始人叶琛提到。

  正如冯征峥和陈琰彦所说,这样的课程,其实对老师更是提出了高要求,“现在社会培养人的模式不一样,未来的需求也挺不一样,老师的教学也不能再停留在过去。”

  比如像世博家园实验小学的画网球拍课程,不仅需要老师懂物理知识,还要有美术功底,“现在的孩子很多元,接受的信息很多,做老师要让孩子喜欢的话知识必须是多方面的。”

  像陈琰彦这样,既有工科和生物化学、高校研究员背景又有海外经历的老师并不常有,即使有,多数都是在实力强劲的公办学校或能提供高薪的民办学校。

  世博家园实验小学为了满足选拔合适的老师也是花了大量的心思,“我们的STEAM课程会由英语、数学、美术等老师来担任,首先要他们在本身学科之外,对其他知识也比较感兴趣,自行报名,学校再从中选择合适的老师,并对他们进行培训。”冯征峥指出。

  教育部在2016年印发的《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提到,要深化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融合发展,有条件的地区要积极探索信息技术在“众创空间”、跨学科学习(STEAM教育)、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中的应用。

  然而现实是,虽然有了政策的东风,在实践中,国内的STEAM教育仍面临“水土不服”的困境。

  多位受访者表示,观念上的滞后是目前推广STEAM教育的主要障碍之一。以少儿编程为例,很多家长对编程的印象还停留在“写代码”上,认为这是揠苗助长的做法。

  中国电子学会现代教育技术专业委员会创客教育专家委员会主任谢作如告诉记者,在应试教育环境下,学生与家长往往更倾向于关注立竿见影的“提分”手段,而STEAM教育由于见效较慢而难获青睐。

  目前,国内的STEAM教育尚未形成刚需,虽然看似火热,但很多情况下往往只能以选修课程的形式作为补充。

  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统筹的国际学生能力测试(PISA)中,上海的学生虽然一直名列前茅,但在创新与动手能力上却与国外学生存在差距。在这样的情形下,许多学校开始尝试STEAM教育,来破解培养创新人才的难题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方式。但在实践中,还面临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需要各界力量,包括政府、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企业以及中小学校,形成合力,才有可能在根本上解决。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创客教育社区--创客教育分类信息网 

京ICP备17037132号

站点统计|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

Honor accompaniments. theme macfee

返回顶部